天道酬勤1采访的第三天,山西戎子酒庄公司经理刘一笑才用他的奥迪拉我去戎子会所同该公司董事长张文泉见面。

从有关资料中我已知道,张文泉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集采煤、洗煤、焦化及城市供气、供暖和房地产为一体的永昌源集团董事长。 一个在乌金国里以时进万金的速度赚钱的老板忽然掉头奔向前程难料的葡萄酒产业,这事搁谁身上也是一个新闻话题。

编辑部主任要我深度采访这个话题。 车在乡宁县东城一家农村信用社前停下,我们从信用社那块招牌旁进门。

左转。 上电梯。

行至8楼便是戎子会所。

一推门,坐在老板椅里的张文泉放下材料迎上来握手并解释:前两天在临汾开人代会,让你久等了……那一刻,他的形象已尽收我的眼底:健壮魁伟但不大腹便便,没有印象中山西土财主那种附庸风雅,也没有有钱人那种浅薄的财大气粗只是太文雅了些,让人觉得书生气十足。 在随后的交谈中,记者还发现了他身上拥有的山西商人独有的那种商业睿智和特质,一个点子就能使很多人大把挣钱……2春日的阳光透过玻璃墙面疏疏地泄进豪华的客厅,无言地探望着我们的采访。

戎子酒庄的基本情况,张文泉的部下们已用不太易听懂的山西土话,连比带写地把他们曾经无数次给无数领导和记者讲过的故事重复给了我。 我想换换话题,听说20多岁之前,你一直被苦难追逐。 能聊聊吗?讲些记忆最深的!饿!刻骨铭心的饿!在众多不堪回首的往事中,张文泉不假思索地想起了四十多年前这个关乎生命本质性的痛苦:那时,我们兄妹七个,吃起饭来如狼似虎,一锅用高粱面和槐树皮面、野菜做成的粥总是一抢而光,肚子吃得像个罗汉,但好像从来都没有吃饱过!最可怜的是张文泉的母亲,她从来都是让孩子们先吃,有剩的就吃点,没有就舀瓢水喝下……还有一件事也使张文泉特别难以忘怀:直到初中毕业,他都从未穿过一件新衣在七兄妹中,他是老六(现在,小城里的人依旧叫他六子),哥哥们的衣服传给他时,早就大洞小眼,补缀不尽了。 后来的情形更糟:文革中,在县供销社当办公室主任的父亲被当作走资派打倒后,一家人的户口都被转到了农村。

九口人挤在城北山顶某勘探队遗弃的40平方米的小屋里,炕上那两床破被上虱子乱窜的情景张文泉至今仍记忆犹新。 贫穷使得张文泉刚初中毕业就离开了课堂,先是在某运输公司开车,10元一月。 后来,他又到县财政局工作5年。 1994年,财、税分家时,张文泉被分到管头乡当税务干部。 如今,回忆起5年的财政局工作,张文泉以为,在那里,自己学到了不少东西。 那是对我锻炼最大也是自己进步最快的一个时期。 在那个中国最基层的官场,他惯看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如饥似渴地修补知识的风帆,积蓄人生经验,也掌握了不少决定商人命运的财经政策。

3那些财经政策很快成了他打开命运之门的钥匙。 那期间,有项政策的主题词叫承包。

与张文泉工作相邻的下善乡老木凹煤矿因管理不善,也需承包。

天生的商业嗅觉使张文泉意识到:机遇来了。

他准备辞职承包。

有人提醒:为一个破窑洞扔了铁饭碗,有价值吗?张文泉很自信:铁饭碗的真实含义不是在一个地方吃一辈子饭,而是一辈子到哪儿都有饭吃。

对于价值,他认为,一个人要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只有给社会创造价值,自己才有价值。

一种境界很高的价值观念鼓励他义无反顾地奔向了那个很不景气的煤矿。 张文泉成功了!与张文泉自小同学,当时在管头乡当副乡长,后来成了张文泉重要助手的王建章说:承包后,文泉早出晚归,精打细算,集采购、销售于一身。 由于加强管理,煤矿扭亏为盈,他赚得了第一桶金。

接下来,凭着自己对资源和市场政策的把握,张文泉决定实施行业转型他瞄准了焦化。

现永昌源集团副总经理王建章回忆:1997年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实行银根紧缩,市场资金最为匮乏的一年,但是他以超人的胆识惨淡经营,费尽心机聚敛各方可用资金,最终在当年促成了茂源煤化有限公司10万吨机焦项目的建成投产。

由于小土焦与机焦成本悬殊巨大,一度堆积的焦场也曾让这个新项目经营陷入困局,但他能敏锐把握国家产业政策走向,强大的自信促使再度改扩建20万吨机焦生产,当其他人还在讥笑、疑惑他时,机焦市场的春天却也一步步向他走近,从1998年底到1999年秋,20万吨机焦改扩建工程结束之际,国家银根紧缩的政策也在一步步放松,对土小焦炉的关停并转力度却在一步步加大。

2000年初,终于迎来了机焦供不应求的大好形势。 张文泉望着厂外排成长龙等待装焦的车队,笑意在心底萌生,同时,更大的宏图又开始显现。

怀着自己的公司能一路顺风,永远昌盛,他将茂源公司更名永昌源公司……永昌源发展势头很旺。

有关部门快马加鞭,要求张文泉跨越发展,扩建年产60万吨的焦化厂。 对于当时资金和技术力量都并不雄厚的永昌源公司,这种跨越实在有些勉为其难。

但张文泉咬咬牙,还是实现了一次冒险的跨越。 没有技术人才,就花高价聘请,1个多亿的工程款还差6千万资金缺口,他自筹4千万,另两个投资合伙人各投了2千万。

2003年,基建工程正热火朝天地进行,另两个合伙人因故突然要求退股撤资,单枪匹马的张文泉一下面临两难绝境退资,苦心经营多年的永昌源公司有可能立马破产关门,毁于一旦;不退,商人道德和商场诚信将受到挑战……面对人格和商德的挑战,张文泉毫不犹豫地作出抉择:就是关门破产,也要先退合伙人的2千万股金!他坚信:今天的诚信就是明天的市场,未来的利润。 决不能因欠2千万而出卖了人格,丢失了市场!合伙人撤股后,基建仍在继续,公司千余号人也仍要吃喝拉撒。

能借能贷的单位和个人张文泉都借贷了,可巨大的资金缺口仍像一个无底的黑洞。

他回忆说:那段时间,睁眼想的便是到哪里给职工借工资,闭眼想的是工程款怎么办,走路还在愁用什么买机器。 那时,有谁借给我一千元,不,就是借几百元,我都感恩不尽!资金几乎成了要压垮张文泉和永昌源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 张文泉苦笑着摇摇头:当时,我觉得快撑不住了!感觉到命运之神就要将自己击倒……4危难见人心。

当灾难扇动着巨大的翅膀盘旋在永昌源公司头顶,将危险和绝望渐渐逼近张文泉时,永昌源公司的职工和中高层管理人员纷纷出手援救,他们拿出了自己的积蓄,他们四处借贷光45名管理人员就筹集了1千多万元。 从职工和管理人员身上,张文泉看到了希望当时,基本上处于山穷水尽的张文泉惟一的财产也只剩下了希望和人心。 这已足够了希望使他醒悟到:命运可以把你打倒,但它并没有阻止你站起来。

公司内凝聚的人心化作了张文泉站起来的力量。 就在他站起的瞬间,天道酬勤的恩泽眷顾了他2005年,60万吨的焦化厂投产后,张文泉又收购一家房产公司,在东城幸福小区第一期工程修建了316套商品房,刚发广告,张文泉和他部下们的电话就差点被打爆只一个晚上,售出303套,五天之内回笼资金4千万!幸福二期、三期又回笼好几千万!张文泉和他的永昌源公司彻底走出了困境。

接下来一年多的发展势如破竹:并购乡宁发电厂并同时建一个6000千瓦的煤气发电厂;收购在建的15万吨规模的煤矿汇源焦煤公司;收购县水泥厂;建十千伏变电站;成立乡宁县发电供热有限公司……有了这些,永昌源公司转眼间变成了集原煤采掘、洗癣焦化、城市供暖、电热联产、房地产开发为一体,职工3000人,资产总额达11亿元,实现利税累计达10亿元的永昌源集团有限公司……本文链接地址:。

上一篇:酸菜鱼品类再崛起,鱼你在一起下饭酸菜鱼凭六大创新走红

下一篇:酿酒葡萄常见的病虫害与综合防治,植物保护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