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用药的断供和涨价总能刺激人们的神经。

最近,又有媒体报道,用于心脏急救的常用药硝酸甘油片从不到5元猛涨至60多元;一盒治疗农药中毒的氯解磷定从政府招标挂网价元暴涨至1017元……而同批大幅涨价的药品,多达上百种。

  如此量级的上涨态势,给患者带来的压力可想而知。

至于背后原因,一时间众说纷纭。

有人归结为盈利空间太小,药企没有动力生产;有人将板子打到“以药养医”由明转暗,猜测低价药依然不受大夫待见。 而诸多分析之中,不法商家的垄断和囤积招致的诟病最多。 有媒体曝光,此前原料药扑尔敏从一公斤两百多元涨到七八千元,就源自两家药企“勾结配合”,病毒灵原料的出厂价一度从一瓶元涨到58元,也是因为遭遇中间商大量囤货。 吊诡的是,尽管“频频被打”,却总有人“屡屡冒头”,常用药价格“火箭式蹿升”困境始终未解。

  医改是公认的世界性难题,“药改”则是医改的核心问题之一。 为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近年来我国围绕药品供应出台不少政策,类似于破除“以药养医”、推进“分级诊疗”等政策,取得了一定成效。

但也必须看到,当下我国药品生产与流通企业已有上万家,药品价格又受多重因素影响,保证足量适价供应的难度并不低。

就拿廉价药来说,大众一点的固然可以走薄利多销路线,但偏小众的,销量本就不多,若利润又不足,药厂就可能无法支撑。

既要维持低价又要保质保量,既要关照患者诉求又要兼顾药企利润,还有医保报销占比、医院经营开支、医护人员薪酬……可以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唯有改变“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拿出一揽子方案,才能力避“按下葫芦浮起瓢”,让人民群众吃上“舒心药”。   这方面,包括北京在内的“4+7城市药品集中带量采购”试点,可为“药改”破局提供一个观察视角。

集中带量采购,改进了以往采购药企因为无利可图而积极性不高的短板。

政府部门与药企谈判,承诺“两保两增”,即保证使用、保证回款、增加规模和增加影响,使得企业不需要灰色空间就能保证销量。

通过“以量换价”,这些地区的药价降幅达到52%。

效果不错,但思考依然不少:采购药品种类能否继续扩大,能否有更多地方纳入试点?种种问题,都有待进一步破解。

  医改、药改是一场不能松劲的长征,需要持之以恒,久久为功。

只有更加深入地进行改革,才能啃下硬骨头。 我们也相信,解决“花少的钱用好的药”这一世界性难题,未来定会有“中国答案”。 (鲍南)+1。

上一篇:【别低头皇冠会掉雪地傲娇转转冰雪旋转飞碟引进外国超牛转转】

下一篇:中国邮政与华为结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