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回 钱广来的担忧沧狼行最新章节

李沧行点了点头:“你一切要当心,还有,保护好黑石和裴文渊,别让他们给宗主灭了口。

”柳生雄霸二话不说,身形一动,穿林而去,林中只剩下了李沧行和钱广来二人。 钱广来看着柳生雄霸已经消失在阴暗森林中的背景,长叹一声:“想起来也真有意思,当年你我合力平倭之时,和柳生雄霸乃是死敌,想不到今天,却成了同生共死的伙伴。

”李沧行摇了摇头:“他当年也不是倭寇,而是被倭人上泉信之欺骗而来的,柳生雄霸从来就是个侠肝义胆的忠义之士,并不是那种穷凶极恶的倭寇。 ”钱广来叹了口气:“只是我还是有些担心,这回扳倒严党,虽然是严党罪大恶极,但放在明面上的理由却是他勾结倭寇,那个化名罗龙文的上泉信之,就是击倒严世藩的最锋利的剑。

沧行,我实在有些担心。

”李沧行的眼中寒光一闪:“胖子,你担心什么,谁会拿柳生来作文章对付我?”钱广来的双眼炯炯有神:“沧行,严党已经倒了,魔教也迟早会给我们消灭的,你觉得以后我们和伏魔盟各派,还有洞庭帮,能一直这样和平相处吗?”李沧行的嘴角勾了勾,这个问题,就象一片乌云一样,开始渐渐地笼罩在他的心头,尤其是今天在亲眼见识到了武当上下对自己的敌产电后,更是如此。 他沉吟了一下,说道:“胖子,你有什么想说的?”钱广来正色道:“我们黑龙会自建立以来,不过一年多的时间。

却发展得如此迅猛,南少林大会上,领导各派,大破倭寇,风头完全盖过了少林武当这些正道领袖。

他们那时候嘴上虽然不说,心里却是极有怨气的。 ”“就象武当派,在少林的时候从来不提你和沐姑娘之间的事情不合礼法,但到了现在,却是全派上下都认定是你这个弃徒有意勾引武当的掌门夫人,这其中虽然肯定少不了黑袍和宗主的造势。

但武当弟子们心中那种不甘居于黑龙会之下的傲慢之心,才是根本的原因。 ”李沧行叹了口气:“老实说,这件事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自从离开武当的那一天,在我的内心深处。 始终是把自己当成武当弟子,我行走江湖所做的每一件事,也自问不违背武当多年来的侠义之本。

可是这次武当之行,却当真让我心寒,我真正地感觉到自己成了一个外人,被武当上下当成一个贼一样地防着,现在可能全武当上下,也只有师妹还把我当自己人。 我现在才算知道。 我是真正地给武当抛弃,再也不可能回到过去了。

”说到这里,李沧行悲从心中来。

不免黯然神伤。 钱广来点了点头:“毕竟你离开得太久了,黑袍呆在武当十几年了,上下经营,许多他的人只怕早就给放了进来,武当也不是原来的武当了,只怕这个问题。

也只有等你彻底解决了宗主之后,才会有所好转。 ”李沧行摇了摇头:“不。 没有回头的可能了,就算没有这些内鬼和卧底。

在武当看来,我出来自立门派,开宗建派,也早不是武当的人了,当年那些少林高僧们怎么看张三丰张真人,现在的武当弟子们就怎么看我,我现在已经没有别的愿望,只想在消灭了宗主之后,能和小师妹一起退隐江湖。 胖子,黑龙会这里,只怕以后就要麻烦你多担待一些了。

”钱广来的表情变得异常的严肃:“我看出你的心思了,你虽然信任柳生雄霸,但他毕竟是东洋人,你不可能把黑龙会交给他,所以找上了我,对吗?”李沧行点了点头:“正是如此,跟我一起建立黑龙会的众家兄弟里,本来我是希望你和裴文渊能共同负担起黑龙会的,可没想到裴文渊是深藏的内鬼,欧阳可的基业在西域,铁庄主对帮派事务没有兴趣,而不忧和尚也只想报仇,并无帮派治理的才能,要想给黑龙会的数千兄弟找条好的出路,也只有你钱胖子能担此重责了。

”“当年我建立黑龙会,是为了对抗严世藩的庞大势力,现在严世藩已死,对付那个宗主,不需要这么强大的帮派,所以我有意以后渐渐地淡出黑龙会的门派事务,交由你来接手。 ”钱广来摇了摇头:“我也并不是很想接手黑龙会,当年我和其他兄弟们一起来帮你的忙,并不是图的名利,而是因为跟你李沧行的生死过命交情,你说要在关外驱除鞑虏,保家卫国,大家都是血性男儿,一下子就来了,谁也没想到这两年在你的带领之下,黑龙会能发展得这么大,这么强。

但对于我钱广来,还有其他兄弟们来说,初心应该没有变。 如果这个黑龙会没有了你,那也没有太多存在的必要,解散比留着的好。 ”李沧行摇了摇头:“不,黑龙会是我们兄弟一手打下的江山,凝结了我们大家的心血,不是我李沧行的私产,我们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才打通了海上的商路,以后这方面的财源滚滚,就此解散,实在是太可惜了。

”钱广来的表情变得很严肃,他脸上的肥肉晃了晃,正色道:“这正是我们黑龙会需要解散的原因,沧行,我钱广来有自知之明,我没有你的武功,人望,更没有你的能力,如果黑龙会在我手上,那朝廷一定会找各种借口来对付我们,欺压我们,只冲着现在东南一带的巨额收入,那个贪婪成性的皇帝,就不会长期地允许这些钱流进我们的腰包。 ”“你毕竟是有陆炳的支持,也有军职,现在朝廷明面上动不了你,只能通过那些官僚,用各种手段来找你的借口,但是有陆炳作你的靠山,连严世藩都给你斗倒了,他们是不敢向你下手,除非,除非找一些别的借口。 ”李沧行的心中一动,说道:“所以你刚才提到了柳生?”。

上一篇:春天最适合喝的八种茶盘点:茉莉花茶领衔 感情线到食指和中指逢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