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师师,你不来燕青不敢老

大宋的月照亮了中原,也照亮了江南月光惹下的思念填写了太多幽怨的辞阙师师,我总想在一首风雅里找到你的冰山一角不,也许你就躲在清明上河图里西北角一棵盛开的桃花树那是你站成的永恒东京梦华只是一场过眼烟云你怀疑落在白纸上的誓言盖上官印的情爱如同一片雪花在太阳出来的刹那会是一个怅然的转身该拿什么唤醒你的沉默对,那一把长箫那一把长箫里,还有你长发飘出的味道琴箫合奏,玉佩齐鸣是小乙哥打开了你的一扇红杏柴门凤凰踏碎玉玲珑孔雀斜穿花错落他背上的纹绣让你如此痴迷当你的温度顺着指尖,触碰到他的肌肤金风未动蝉先觉你可知道,你打开了十里桃花眏日红是的,倾慕和爱恋不需要解释有时是一个眼神有时是在喃喃中读懂彼此的心扉老天给你一个大大的特写红粉佳人的故事,总爱扯着历史风云在走秀一纸招安书水泊梁山可以从水云间走出可谁能找到,保鲜和存放爱情的弹丸地我能想像你手扶阁栏眺望四野路的尽头还有路山的尽头还有山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一骑飞过,错把湘水当汴水江南的月,易碎竹筏轻轻一摇便在江心散落成昔日的白银若不是思念太重两岸的青山,就会在荡起的涟漪中后退你不来,燕青不敢老山水连笔,书写千年的爱情是在深宫凋零?还是在金人的铁骑下朱颜焚尽可我宁愿相信你和他携手归隐山林。

上一篇:《水浒传》楔子 张天师祈禳瘟疫 洪太尉误走妖魔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