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彪代表:进一步规范成品油市场秩序 避免国家税收损失

全国人大代表王彪5日到设在人民大会堂的新华网两会特别访谈演播厅接受专访。

新华网:王代表,您好!欢迎做客新华网访谈演播厅。

您所在的企业是国企国资改革的代表,也是石化行业龙头企业,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去年这两个领域的最热词。 想听听过去一年,您在供给侧改革方面是怎么做的,取得哪些成效?王彪:2016年,经济运行稳中向好、就业增长超出预期、改革开放深入推进、经济结构加快调整、发展新动能不断增强、基础设施支撑能力持续提升、人民生活继续改善、全球经济治理影响力不断提高。 作为中国石化的缩影,我们九江石化在供给侧改革方面做得主要是结构性改革。 过去一年,我们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按照中石化转方式调结构、提质增效升级的部署和江西省“发展升级、小康提速、绿色崛起、实干兴赣”的工作要求,倾力培育“绿色低碳”“智能工厂”两大核心竞争优势,推进绿色发展、智能制造,倾心打造“平安石化、绿色石化、智能石化、尽责石化、开放石化”。

全年加工原油万吨,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各类税费亿元、账面利润亿元。

其中,实现各类税费连续3年大幅度增长(2014年各类税费亿元,2015年各类税费亿元)。

新华网:我们知道,在落实国家精准扶贫战略上的,一批央企一马当先主动承担了扶贫任务,表现出卓越的社会责任贡献力。

您所在的企业在精准扶贫方面具体做了哪些?王彪:我们中石化一直以一颗赤诚之心在需要帮助的地方倾注着爱的力量,坚定地走在践行社会责任的道路上。

2016年10月14日,中石化发布《中国石化精准扶贫白皮书(2002-2016)》。 这是中石化首次发布精准扶贫白皮书,也是中央企业发布的首部精准扶贫白皮书。

我们九江石化也秉承发扬了这个传统。 为确保江西省及周边地区成品油市场供应、发展农业生产、壮大石油化工产业提供了有力支撑,我们九江石化为地方经济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较好地履行了央企的经济责任。

为社会创造经济价值的同时,“十二五”以来,公司先后投入资金共计500余万元,先后帮扶3个贫困村,促进农民脱贫致富,彰显了央企履行政治责任、社会责任的良好形象。

新华网:近年来,随着原油成品油“三权”放开,炼油产能过剩、成品油资源供过于求局面不断加剧。 与此同时,现行成品油价税负重,随着成品油消费税税率增加,整个成品油市场出现了偷税漏税、违法经营等乱象。 对此,您怎么看?王彪:确实,炼油产能过剩、成品油资源供过于求局面不断加剧是客观事实。 而你提到的税负过重,主要是因为现行成品油价格中涵盖消费税、增值税及其附加等,各类税费占油价的比重达30~40%。 所以,随着成品油消费税税率大幅增加,一些生产效率低下的炼油企业和调油商采取应税产品变更为非税产品等形式逃避成品油消费税,导致市场成品油价格出现严重扭曲,暴露出成品油市场偷税漏税、违法经营、不公平竞争等种种乱象,大有劣币驱逐良币之势。 我认为,这既干扰了守法经营企业生产运营,也造成国家税收的重大损失。 为此我也想在此提出三点建议:第一,要营造公平的税收环境。 加快推进税制改革,健全税收分享体制,健全税收异常风险评审制度,严格消费税抵扣行为评估,严厉打击偷逃税行为,营造公平竞争的税收环境。

第二,要提高油品市场准入门槛。

目前,国有炼厂已完成油品质量升级改造,而部分地方炼厂油品质量还未能完全达标,但其利用低成本等优势,使劣质油品混入市场,既影响了环境,又扰乱了市场。 这就需要提高油品市场准入门槛,并加强对油品市场的质量监管,遏制非标油品。

第三,中央与地方要共享消费税。 消费税属于中央税种,须全额上缴中央财政,影响了地方政府协税护税的积极性,地方政府从自身利益考虑,在成品油消费税征收管理方面主动配合愿意不强,建议将成品油消费税由中央独享税改为中央与地方共享税。

消费税实行中央与地方共享,能够使地方政府获取更多的可支配财政收入,调动地方政府共同打击逃税行为的积极性,减轻税收部门的征管压力,促进税收收入的科学划分和公平使用。

上一篇:王强:留学,理性比目标更关键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