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鸿宾:“尊重”是学科交叉与学术创新的第一要素 北京大学校友网

作为一名医生,韩鸿宾此生从业的理想是“解决”脑卒中这一人类顽疾。

25年以前,介入手术被认为是治疗缺血性卒中的有效手段,然而,他在临床治疗病人的过程中发现,无论是口服药物还是介入手术都无法真正解决根本问题,治疗成功率与理论上相去甚远。

在回顾了脑卒中研究的历史文献后,他发现真正原因在于当时诊断水平的落后,人们甚至无法在脑缺血数个小时后在医学图像上发现缺血的区域。 为此,韩鸿宾放弃了当时热门的介入治疗专业,转向医学成像这一领域。 经过六年多的研究,在解决了卒中的超早期成像显示难题后,韩鸿宾继续对下一个卒中治疗难题进行攻关,即如何让神经保护药物通过血脑屏障进入缺血区发挥作用。

经过近十年的努力,韩鸿宾没有任何突破性进展。 而在2011年,全世界药厂和研发单位也纷纷宣布神经保护药物治疗卒中以失败而告终。

面对学术界和产业界对脑病治疗探索失败的打击和困惑,韩鸿宾回顾了神经科学史乃至医学史,他发现脑科学的研究体系和核心理论根基上存在缺陷,换言之,以“细胞学说”为核心理论根基的医学研究存在一个系统漏洞,人们对细胞生存微环境的了解远不如细胞本身。

“细胞学说”是现代医学与生命科学发展的核心理论根基。 近100多年的神经科学也主要是围绕神经元、神经网络和各类胶质细胞而展开的。 尽管最新研究表明,脑细胞外间隙占据了活体脑近20%的容积空间,并且这个结构为脑内神经细胞提供了的直接的生存环境,同时也是药物发挥作用的必经之路,但是人们对脑细胞外间隙的认识相当匮乏,在医学专著中也很少涉及。 韩鸿宾认为,当我们对脑结构还存在如此大的一个认识盲区时,无论在新药研发上还是在脑病治疗上,都无法找到最佳的解决方案,更无法取得实质性的突破和进展。

上世纪末,美军从哈佛大学购买了“经脑细胞外间隙给药治疗脑病”的专利技术,但由于对细胞外间隙结构及其间隙内分子运动的规律的不掌握而无法得到广泛推广和应用。

目前,针对脑细胞间隙的探测主要依赖美国科学家发明的电化学、光示踪两类技术方法,这两种方法只能探及脑皮层的浅表区域,对脑深部广阔区域的细胞和神经网络微环境空间乃至空间内的类淋巴组织液的引流途径却只能“望洋兴叹”。 因此,研发可以探及深部,甚至全脑细胞微环境的活体分析方法就成为了解决问题的关键。 从2007年开始,韩鸿宾将研究方向锁定在了“探索和解密脑细胞外间隙”这个领域上。

“当你去探索一个未知世界时,首先要尊重历史。 ”这是韩鸿宾的学科交叉尊重的第一准则。

“做科研,首先要问自己做的学问值不值得做,是不是在浪费人类的资源和自己一生有限宝贵的时间。 这个答案只能到历史中寻找,厘清科学史、医学史、自己所在学科的历史和发展脉络,你才可能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在整个体系中的位置,才可能客观清醒地分析和判断好未来发展的道路和方向。

”韩鸿宾说。 学科交叉,解密未知。

上一篇:2019年4月10日 古代诗歌阅读(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