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寄北 诗意 赏析 朗读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作者简介] 李商隐(813—858),唐代著名诗人。

字义山,号玉谿生,怀州河内(今河南沁阳)人。 开成(唐文宗年号)进士,曾任县尉、秘书郎和东川节度使判官等职。

他处在晚唐时期,朝廷内外的大官僚展开了激烈的纷争,形成了所谓“牛党”和“李党”两个集团。 李商隐因受牛李党争的影响,被人排挤,潦倒终身,死时年仅四十七岁。 李商隐是一位有着独特成就,对后世有巨大影响的大诗人,擅长律诗和绝句。

他的诗构思精巧,委婉含蓄,语言精炼,富有文采。 著有《李义山诗集》。 [注释]夜雨寄北:选自《李义山诗集》,诗题一作《夜雨寄内》。

寄北:写诗寄给北方的人。 诗人当时在巴蜀(现在四川省),他的亲友在长安,所以说“寄北”。 这首诗表达了诗人对亲友的深刻怀念。 君:指作者的妻子。

归期:指回家的日期。 巴山:指大巴山,这里泛指巴蜀一带。

秋池:秋天的池塘。

何当:什么时候才能。 剪烛:剪去燃焦的烛芯,使灯光明亮。 这里形容深夜秉烛长谈。

却话:回头说,追述。 [译诗、诗意]您问我的归期,但我的归期没有定,现在我是独居在巴山的旅馆里,面对不停夜雨,只见秋天的池水往上涨。

什么时候才能够与您在家中西窗下面一起剪烛长谈,又说起我独居巴山的旅馆中面对夜雨的情景。

你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还没有确定的日子。 此刻巴山的夜雨淅淅沥沥,雨水涨满了秋天的河池。 什么时候我才能回到家乡,在西窗下我们一边剪烛一边谈心,那时我再对你说说,今晚在巴山作客听着绵绵夜雨,我是多么寂寞,多么想念你![赏析]在南宋洪迈编的《万首唐人绝句》里,这首诗的题目为《夜雨寄内》,意思是诗是寄给妻子的。 从诗中“巴山”一语看来,诗写于巴蜀之地。 李商隐曾经应聘到四川,任东川节度柳仲郢的幕僚,时间是唐宣宗大中六年(公元852年)。 先于此一年,李商隐的妻子却已故去。

给李商隐诗集作笺注的清代人冯浩,尽管认为诗题不必改作“寄内”(因为“集中寄内诗皆不明标题”),但内容却是“寄内”的。

为此,他把诗的写作时间,推前至大中二年(公元848年)。

按冯浩考证,李商隐这一年是在桂州(今广西桂林)郑亚的幕府。 当年郑亚由于政敌的诬陷,被贬为循州刺史。 李商隐未去循州,由水路经长沙,于次年回到长安。

冯浩认为在归途中李商隐曾经“徘徊江汉、往来巴蜀”,“于巴蜀间兼有水陆之程”。

《夜雨寄北》就是写在归途中经过巴蜀时。

近人岑仲勉、陈寅恪曾经指出关于巴蜀之程的说法是不正确的。 其实,冯浩也没有说得太死。

他含糊地说,李商隐这时到过巴蜀,“玩诸诗自见,但无可细分确指”。

可见,通常把《夜雨寄北》,说是李商隐寄给自己妻子的;这一说,似还可再斟酌。   李商隐的一生是不幸的。 他刚刚踏入仕途,就被卷进了牛、李的朋党之争中。 (牛,牛僧孺;李,李德裕。 朋党,官僚集团。 )852年随柳仲郢入蜀,实属迫不得已。

仕途多艰,妻子早逝,心境是悲凉的。

几年以前,当他在徐州卢循正幕府时,他颇为踌躇满志。

“且吟王粲从军乐,不赋渊明归去来。 ”(《赠四同舍》)到四川以后,这种乐观情绪消失了。 “三年苦雾巴江水,不为离人照屋梁。 ”(《初起》)他断绝了与外界的交往,甚至与同府的幕僚也没有什么交谊。 《夜雨寄北》,写得一往情深,而且诗寄的“君”,关切地问着他的归期,他也盼着与“君”“共剪西窗烛”。

这个“君”,至少具备三个条件。 一,以往过从较密;二,此刻仍有诗书交往;三,彼此心心相印。 从现存的李商隐的诗文看来,有一个人可以成为这样的“君”,那就是晚唐的词人温庭筠。 李商隐在徐州幕时,温曾有诗“秋日旅舍寄义山李侍御”。

李商隐在四川时,也有三首诗寄赠温。

温的出身较李要名贵些,是唐初宰相温彦博的裔孙,但他也同样受到牛党令狐绹的排挤和压抑,晚年才做了方城尉与国子助教。 如果没有相反的证据,大概可以说,《夜雨寄北》,是李商隐在梓州幕府时写给温庭筠的。

这样,或许能更为精细地品味出诗中蕴含的情感内容。

  “君问归期未有期”,诗一开始,就摆出了不可解脱的矛盾。 归期的希望与未有期的失望,两相对立。

悲怆沉痛,笼罩全篇。

“巴山夜雨涨秋池”,表面上看,是即景点题。 但是这一景象把归期未有期的沉痛情绪,渲晕得更形象、更浓郁了。 独在他乡异域的巴山,是秋天,又是深夜,又是夜雨。

这一情境本身就是令人伤感的。

尤其是“涨秋池”三字,秋雨绵绵,把池水都涨满了。 诗人抓住了这一精细的而又富于生活实感的画面,调动读者的想象,似乎秋池里涨的不是秋水,而是诗人难以解脱的痛苦。

  绝句虽属短制,但也讲究结构的技艺。 前人有言,绝句大抵起承二句困难,然不过平直叙起为佳,从容承之为是。 至如宛转变化工夫,全在第三句。 这首诗的第三句,就显示了这种工夫。

“何当共剪西窗烛”,宕开一笔,从眼前跳脱到将来,从巴山跳脱到北方(长安),用示现的修辞方法,写出诗人的遐想。 “共剪西窗烛”,可能溶化了杜甫《羌村三首》中“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的诗境,但是由夫妇化为友朋,活用了,情味更浓。

“何当”二字,意思是“什么时候才能够”,照应首句“未有期”,既有热切地盼望,又有难以料定的惆怅。 在情意上,与前两句,似断非断。   第四句显得更为精彩。 “却话巴山夜雨时”,是承“共剪西窗”而来,为顺流之舟。 在短小得只能有四句的绝句体裁里,毫不可惜地运用了重复句意,不能不谓之大胆。

然而,再次出现的“巴山夜雨”,无单调之嫌,文意反而曲折深厚。 如果说,前一句“巴山夜雨”是以景写情,那么这一句的“巴山夜雨”却是以情写景。

它与“西窗剪烛”,组成一幅温暖的动态画面,表现了诗人对于归期的向往,对于“君”的深厚友情。 这给诗中增添了欢欣感。

这种欢欣只是一种难以卜料的期待,因而示现于将来的欣慰,又加剧了眼前归期未有期的痛苦。

我们可以感受到诗人的情感不断起伏、跳跃,但是通篇的情感色调又是和谐、统一的。   李商隐的诗,特别是他晚年的诗,感伤情绪很浓。 这种感伤反映了时代的黑暗,反映了他个人遭遇的不幸。

《夜雨寄北》,虽然有些欢欣的折光,总的看来,也是感伤的。

只是这种感伤表现得很曲折、很深沉。

一句“巴山夜雨涨秋池”,隐含了多少丰富的潜台词。 这里似乎不是由于夫妻分离而感到的痛苦,实在是深深包含了诗人此时此地回顾一生的哀愁,隐含着对于现实的愤懑与绝望。

  这首诗即兴写来,写出了诗人刹那间情感的曲折变化。

语言是朴实的,在遣词、造句上看不出修饰的痕迹。

李商隐的大部分诗,辞藻华美,用典精巧,长于象征、暗示。

这首《夜雨寄北》,表现了李商隐诗的另一种风格:质朴、自然,却同样具有“寄托深而措辞婉”的艺术特色。

上一篇:《走近科学》:你不了解的美容品 作文稿纸

下一篇:宣州谢楼饯别校书叔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