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乱--槐树街上难以倾诉的往事  zgsxsltsj  天涯

|4楼||||作者:时间:2019-03-1413:19第一章(续4)……七日后,正坤悄然回来了。 这时候根茂叔早已入土为安了。

他少不得跑到坟上去哭了一回,然后就好几日守在家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吃饭,就是被子蒙了头在床上睡觉。 只是到了晚上,他才会偶尔来些精神,跟娘、大哥大嫂、两个侄女以及二姐守在母亲的卧室里看电视。

眼下是非常时期,电视里的新闻节目就特别长。

大家看着看着,少不了也要议论几句。 大嫂就问:“都说京城里闹得很凶,你咋就回来了呢?”正坤笑一下,纳闷半日方说:“我梦到爸了,所以就回来了。 ”正祥说:“你该没闹事吧?”正坤急忙说:“我咋会闹事呢?我又不是惹事的人。 ”大家便都不再言语,都专注地看电视。

九点多钟,四妹正芳、五妹正萍背着书包结伴回来了。

正芳嚷嚷着说他们班的同学明天准备去西京游行,她也要去。

正萍也在一旁给她帮腔。

根茂婶将脸一板说:“他们闹他们的,你跟着瞎哄哄啥?你爸才过世,屋里乱得跟啥一样!马上就割麦了,不在屋帮忙,还想再添乱子?”“听说我三姐她班上也要去西京呢。

”正萍说。

“正淑是不会去的,”根茂婶说,“我的女子我还不知道?她才不会像你们两个一样,整天疯疯张张的!”正芳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说:“她自然不会去,可你也甭把她想得太老实!以为是在教室用功呀?她早飞到河堤上去了,不信咱现在就去捉,肯定是跟她班上那个姓张的男生在树底下坐着。 ”没等根茂婶开腔,正祥已训开了:“去去去!你两个房里睡觉去,搅得我们还看不看电视!”正芳说:“你也有资格训我?没看你对爸尽得啥孝心!一屋人都急得啥一样,你却跑去耍钱,还一耍就是一天!”正萍说:“这两天的电视有啥看头?无非就是抓人嘛,有本事咋不抓几个贪官污吏呢?只知道跟学生耍威风!”。

上一篇:宣勇等校领导深入教学一线听课指导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