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轻点儿,疼 教官轻点弄恩好疼 啊快点啊疼太大了教官

教官轻点儿,疼教官轻点弄恩好疼啊快点啊疼太大了教官/图文无关任教官,是我今年年冬去公司保安基地培训认识的。

他给人的印象是严肃又认真,言行中彰显着军人风采。

因为第一次去基地培训,路不熟,转了好几趟车才到训练基地一一南空小区。

它的地理位置是在人迹稀少的市北郊区,地方宽厰又安静,最适宜技术培训和岗位练兵。 等到小区门口下车时,我看手机时间已是晚上六点多了。

冬季里因天短夜长,所以天也早已黑下来。 稀疏的霓虹灯笼罩着了郊外的这座南空小区,偶尔还看见有几个人急着往家赶的身影。 整个小区显得格外宁静,几排训练房里闪烁几束灯光,让我看清楚基地培训一楼的报道处。

心头一喜,急步上前叩开了门。

一眼就看见一个中等身材,肌肉很结实,并被保安服包裹着凸显美感的任教官,端坐在办公桌后,一脸严肃地接待了我。 "怎么这么晚才到?哪个中队的?叫什么?”任教官用粗糙的右手翻开登记薄,抬起头,操着南方口音追问我。

“报告!因不识路,四中队的梁怀友晚来报道!"我赶紧两脚一并行了个军礼。 “好了!赶紧先上二楼宿舍休息,等会集合!”唦唦…在登记表格上右手用力地写着,一脸专注,同时扬了扬左手,示意我上楼。 噔噔噔…我提着包就往楼上跑,边跑边用眼神扫描,看见楼梯过道两边墙上,挂满了一张张培训学员和教官的结业照,在梯顶的灯光照亮下洋溢着喜悦。 推开宿舍门,一张张高低床靠两边整齐罢放,上面被子军试化迭折靠近床头。 学员们都坐在床沿上,一边整理包袱,一边在寒暄。 我找了个下铺,并和床邻学员热情地打招,一下象回到军营生活一样,肃然起敬地收拾起来。 不一会,任教官也上来了。 人没到,威严的声音却到了:“全体集合!"几十个学员一精神,列队两排各自在床头前站立,点好名报完数,任教官开始讲话。

“欢迎大家来基训,提高业务服务水平。 其实,所谓‘保安’,就要时刻在脑子里,保证有安全意识,不给他人生命和财产留隐患,希望大家切记…"开场白过后,任教官开始和学员们谈心,并把二天的培训计划章程简单地告诉了大家,连吃饭宿舍休息的细节都交代了一遍。 “学习跟工作和生活一样,都要注重细节,更要有忧患意识,安全意识,不然会落后,被淘汰!”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学员对任教官刚才有板有眼演练迭军被,以及细致传达学习日程,发出自己的感叹。 “这句话我赞同,落后必须挨打,不注意细节,安全意识不强的话,往往会给自己留下遗憾。 我就亲身经历过,明天上课结合课程再给你们讲。

”任教官有神双眼,顿时存入几分忧伤。 九点过后,准时息灯睡觉,一夜无话。

初冬乍寒,清晨6点钟,一股凉风挤进宿舍,随之,任教官吆喝声也飘进来:“起床了!十分钟后在楼下集合。 ”这一声象炸雷,震醒所有学员。 只听唏哩扑通,队友们都爬起来了,穿衣迭被再洗刷,紧张有序。 但还有几个超时的,因衣服没整理整齐,脸上还有水珠挂着,没来得及擦干。

任教官站在队伍前面,又用严肃的表情审视一下所有队员的脸,正言道:“集合!就是测试人的灵敏反应度和行动的速度。 如果遇到紧急情况,就能应急救场。 否则,行动慢点,反应迟钝,都会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等晨练好,上第一节课时,再给大家具体地讲讲。

”晨练,任教官领队带我们围着训练基地跑了十圈,然后小憩,紧接又指导我们岗位练兵,又分组到个人轮流演练,直到合格规范,才进行下一组岗位服务操作动作。 反复练习二小时后,才叫停。 结束了,我们排成两纵队按顺序回去吃早饭。

完了,坐在一楼教室里休息,等任教官上上午课。

课程是通过电脑幻灯片技术操作,边放边翻边看边讲边听。

兴趣浓时,任教官也参浑搭素,学员们听的津津有味,时不时被他的幽默逗乐,笑声飘出窗外,给清凉的教室里增添几丝温暖和活跃的气氛。 课在讲到第二节___“安全意识”的时间,他的脸一下子又严肃又凝重起来:“做为一名职业保安,安全意识必须要强,它不光关系着别人和自己切身利益,也关系着他人和自身的生命和安全。

意识强化了,态度严谨了,甚至可以拯救生命。 否则就……”教官轻点儿,疼教官轻点弄恩好疼啊快点啊疼太大了教官/图文无关讲着讲着,任教官顿了顿。 他的那两道隶字眉开始紧锁起来,眼睛里有了异样的光芒。 “十年前,我所在部队在一次野训时,就为了安全意识不强,一时思想疏忽,失去了一位亲密的战友,是我最尊敬要好的班长。

结果留下终生的遗憾……”任教官站起身来走到课堂中间,向我们尾尾道来他一直埋藏在心底的伤心事……那年,是服兵役最后一年的一个夏天。 我是某部队后勤部勤务兵,专门负责几支夏令营野训的领导伙食。 这一次野训完,几位带兵的头又嚷嚷着要聚会庆祝。 为给他们改善伙食,鬼机灵的我从当地村民家里借来网,打算去部队驻扎地公路旁边河塘里打捞几条鱼。 回来的路上,一手扶着肩膀上的鱼网,一手拎着个铁皮桶,正兴高采烈准备翻过公路兑对面河塘走,去捕鱼。

忽然,一辆军用的解放车驶来,一个刹车停在他的面前。

不看就知道是班长,从住地开车来给野训兄弟送蔬菜。

他是每天上午送货来一趟,卸了货就赶回驻地交差。

有时高兴吃好饭休息一下再回。

这习惯也成了自然,所以今天故意把车子停在我的面前,想开开玩笑。

正因为习惯了,就随意打了个招呼:"班长小心点!安全第一!"“小兵蛋子,还不相信班长我的技术吗十年驾龄噢!”侃了几句大山,班长去送货,我便转身急冲冲去河塘边完成“任务"。 没顾得留老班长在帐房里休息,等着中午喝鱼汤的话。 最后末成想,返回的途中老班长出了意外,人走了。

第二天,正在收拾东西返回住地,部队通讯员送通知下来,说班长在回去的途中以身殉职了。 我还不相信:“开什么玩笑,昨天还看见他,吹牛皮十年驾驶技术呢!”等野训部队赶回驻地,看到班长的遗体时,我懵了。 只知道一个劲用拳头砸自己的脑壳,懊恼加悔恨,悔恨当初自己安全意识不强,酿成几年的战友情嘎然而止。

后悔当时烈日炎炎,如果强烈婉留班长,也许他肯定会留下来休息,或者会跟我一起去打捞鱼;如果不是当时一心急着去完成“任务",也就想到班长开车的一路劳顿,怎么也要让他在自己的床铺上休息一会,等他捞鱼回来,喝口鱼汤再走呀;如果……好多个如果在我的泪水中,变成了班长的离开,变成了永别。

自责、懊悔、痛苦在心里,沉积了十几年,一直无法抹去……讲到这,任教官不禁潸然泪下。

“如今的和平年代,文明社会,更需要有忧患意识,使之日常化、常态化,保安职业才变得神圣!"每年的夏天那个时候,任教官说他都要去班长的墓地看他,陪他聊聊天,忏悔自己的安全意识淡薄,所酿成的伤心事。

上一篇:第1872章 分析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