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拉萨,住在月尚寒,我就是最大的王。

  春色  朋友说:“南京已经是夏天了。 ”我乐了:“我穿毛衣、马甲,晒太阳。 ”最近拉萨的天气非常特别,时常可以一天过四季。

早上阴天;中午大晴天;下午就开始慢慢变天了,也许还会有如同暴雨一般的冰雹噼里啪啦地砸下来;晚上还是轻易不要出去了,因为有些冷。   约了美女贝贝晚上一起去汗蒸,约了玛卡老板送最好的玛卡过来。

晒太阳晒的晕乎乎的。

冲着嘟嘟喊:“嘟嘟,走,遛狗。

”嘟嘟从迷迷瞪瞪似睡未睡中嗖的一下串过来。

  一树粉粉白白的花,飞来几只小鸟,等我举起手机,准备拍照,却发现鸟去树空,徒留我愣怔地望着满树的花儿和空空如也的树。

对面有经过的藏族帅大叔见此情景,忍不住大声地笑,回大叔以开心又无奈的笑。   惦记着拉萨河边那一抹春色,红色的是桃花麽?绿色的是榆钱儿吧?可惜天色已经逐渐变了,蓝天白云悄然散去,探出墙头的这一抹春色,红红绿绿煞是诱人。   .  有约  下午有客栈老板过来串门儿,来者就是客,泡茶,聊天。 晚上俩到处溜达的美女不约而至,进门就是客,泡茶,聊天。   九点了贝贝终于结束忙碌辛苦的一天,她打电话问我:“七七姐,我过来接你,还是我们那里见面?”我大笑:“当然是你来接我呀!”说完又乐了,自言自语地念叨:“我是不是很娇气的样子啊!”  蒸透透,汗出透透,水喝够够,好舒爽。

被能干而又美丽的美女贝贝送回来。

再去看看卓玛,陪卓玛坐会儿,卓玛的朋友——弟弟,及时递过来我在卓玛酒吧唯一的挚爱:白开水。

喝着白开水,和几个面熟的朋友聊几句,听卓玛碎碎念着我有听没懂的什么事情,好累,好疲倦,乖乖回来睡觉。

  别问我为什么,说睡觉还没睡,我还是愉快地坦白吧,今天喝太多的茶和白开水了,哈哈,又笨了一回。         。

上一篇:贵族手术和隆鼻修复术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