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顶之梯张小驴陈晓棠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进门之前,李闻鹰看到门口贴着的大红喜字还是新鲜的,她就信了一多半,至少看出来这家确实是办过喜事,至于这喜事办没办成,问问村里人还能不知道吗?张小驴虽然是生活在山里,但是又不傻,要是傻的话也不会想起来在山顶搞圈地卖移动公司的网络了。

在经历了无数次撒谎被父母打之后,他总结出来一个道理,那就是只要是能很简单的就被证明的事情千万不要撒谎,否则就是给自己找麻烦,那种非常难以求证的事情,倒是可以撒谎,这在他以后的人生中屡屡得到证实。

像是他在山上对李闻鹰讲的自己的事情,都是真实的,而且为了避免寨子里的人对自己诋毁,他还想到了把自己家在陈家寨独门独户这件事,以及这些年受到的欺负,都告诉了李闻鹰,这样一来,即便是李闻鹰去寨子里采访,那些对自己不满的人说的话,在李闻鹰的心里也会大打折扣。

什么样的环境锻炼什么样的人,相较于城市里快节奏的利益交换关系,农村这种熟人社会软刀子杀人钝刀子割肉更让人难受,也更会锻炼人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可以说,在农村,快节奏的利益关系少,慢节奏的人际关系多。 “小妹,这是李记者,爸妈呢?”张小驴问道。 “妈给爸喂药呢,你怎么回来了,山上没人看着吗?”张小米看到哥哥带回来一个打扮时髦的美女,有些腼腆的问道。

“没事,没人看着他们也跑不了,李记者,这是我小妹,张小米”。

张小驴介绍道。 李闻鹰朝着张小米点点头,张小米有些害羞的回了房间去叫爸妈了。 李闻鹰跟着走了进去,房间里有些阴暗,比外面也冷一些,但是家里真是没多少家具,更不要说值钱的东西了,房子里最显眼的就是两张窄窄的床,一张床上躺着张小驴的父亲,另外一张床是张小驴母亲的。

李闻鹰朝着两位老人点点头,她也不知道说什么,至少家里的穷这一点,张小驴没骗她。 两位老人老实巴交的,也不知道儿子又惹了什么祸事,张小驴也没解释,说道:“李记者,屋里冷,外面说吧”。

李闻鹰点点头,跟着张小驴出了房间。 “那间房子是我妹妹住的,这间是我的,洞房,可惜了,下一个入洞房的女子还没找到”。

张小驴笑笑,推开了自己的房间门。

这间房子倒是不小,但是房间里的东西却不多,看的出来,仅有的几件家具都是新买的,一张大床放在了角落里,床上的一切铺盖都是红色的,大红的喜字甚是惹眼,这些天张小驴都是睡在山上的帐篷里,这张床他还没睡过。 “新娘子也是你们寨子里的吗?”李闻鹰问道。

“对,就在寨子东头,你要去吗,我让小妹带你去?”“不用了,我自己能找到,这是什么……”从进门时就看到了正对门的方桌上站着两只很漂亮的山鸡,开始时还以为是活的,但是屋子里进了人居然一动不动,才知道是假的。

“我做的,结婚嘛,大吉大利,这是我在山上套的野山鸡,我给做成了这样的摆设”。

张小驴说道。

“好漂亮”。

李闻鹰走过去摸了摸说道。 “你要是喜欢就送你了,走的时候带走”。 张小驴说道。

“想贿赂我?”李闻鹰闻言,笑笑说道。

“这玩意不值钱,都是自己鼓捣的,算不上贿赂吧?”张小驴说道。

李闻鹰点点头,问道:“这种野山鸡,你们这里多吗?”搜索关注公号:钓人的鱼本尊,新书会在每周发布一次免费阅读,所以关注公号:钓人的鱼本尊,福利多多。

如果搜不到公号,加作者微信号:wsf128428。

本书唯一正版网站发布为网易云阅读。 “多的很,尤其是我家山顶的田地里,它们祸害粮食很厉害,我时常下套子套它们,抓回来还可以吃鸡肉,你要是喜欢,我待会上山给你套几个试试”。 张小驴非常实诚的说道。

“我可以跟着去看看吗?”李闻鹰问道。 “可以,不过你穿的这鞋不合适……”“我记得车上带了鞋的,我去找找”。

李闻鹰说道。 临走之前,她看着房间里那张铺满了红色被褥的大床,嘴角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嘴角上扬,她在琢磨什么,张小驴当然不知道。 此时李闻鹰的心态和刚刚上山时的心态完全不同了,上山时的心态是带着刺的,可是在听了张小驴的故事以及他的经历,尤其是娶亲不成这件事,让她的写作思路一下子转变了。

开始时她想着从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落后的角度写,但是农村建设基础设施落后谁不知道,这个立题没有新意,而打工的孩子回来抱着手机玩,甚至到山上花钱玩,虽然是事实,但是这个立题无疑很丧,而且这样的报道也不少了,也难以起到振聋发聩的效果。 但是,如果是一个娶亲不成的青年的经历,尤其是因为两万块钱就结不成婚,以及天价彩礼钱,再到张小驴想到的这一出出租帐篷赚钱的法子,这是一个被逼无奈的青年的绝地反击,这是在贫穷的巨大压力下迸发出来的潜能爆发,这是一个励志的故事,这么写的话,正能量满满,所有的负能量都隐藏其中,让人心酸的同时,也让人看到了张小驴的希望,这样的文章才是读者喜欢的,才是博眼球的文章。

李闻鹰在张小驴的陪同下回到了村委会,但是她在车里没找到可以替换的平底鞋,巴骏图和陈来喜等在车外面,她找了找鞋没找到,倒是在车里给主编打了个电话。 主编听了她的话之后,觉得这是个很好的立题,让她再深入的采访一下,把这篇文章写出来,争取早点推出去。

挂了电话,李闻鹰若有所思,脑子里再次想到了张小驴的那张覆盖着红色被褥的婚床。

“巴书记,通过采访,我发现了不少新的东西,我想在这里住一天,深入的采访一下,尤其是张小驴同志,我觉得他是个有故事的人,他的事情并不像是外界传的那么不堪,你放心,我已经想好了写作方向了,绝不会摸黑望山乡,好吧?”李闻鹰问道。 “噢,好好,没问题,没问题,李记者想住多久都成,最好是在我们这里过了年再走,你不知道,农村过年比你们城里好玩多了……”巴骏图悬着的心算是落下了,给陈来喜下达了一道道指令,都是吩咐他要照顾好李记者的。

展开阅读全文。

上一篇:十修九亡,如来,如不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