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9章 战意血球太古剑尊最新章节

“你先将这些战意血球吸收了吧。

”方辰道。

星月点头,而后开始吸收。

方辰三人,呈三角形将星月包围起来,层层保护。 战王宫上空,战王凌空站立。

他的漆黑眸子,一直盯着虚空。 前方看似虚无,实则是战魂池所在之地。

他能够轻松透过虚空,看到隐匿起来的战魂池,甚至连战魂池内的动向都能够看的一清二楚。 “我这小徒弟。 ”当看到方辰强势斩杀六弟子的三个护法后,战王嘴角上翘,有一抹笑容。 “我还在担心她无法选择较好的护法,实则是我想太多了。

”星月有这三个护法,基本上在战魂池内,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至于能否得到传承,那就是后话了。 就在这时,方辰屈指一弹,将六弟子诛杀。 看到这一幕后,战王的神色变幻了一下,直勾勾的看着化作冰冷尸体的弟子。 良久后,叹息一声道:“黑石牢狱的天要变了,我也不可能一直照顾着你们。 生与死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而且……”说到这里,战王突然间不再说了。

“罢了,罢了。 ”战王摇了摇头,直接返回了战王宫中,不再理会战魂池内的事情。 身为战王,也有自己的烦恼。 并不是如同每一个武者看到的那样,他的威名震慑黑石牢狱那样高兴。 回到战魂池中。

星月将从六师兄那里得到的十五个战意血球吸收后,周身血色光芒更甚。 “继续。

”星月红唇轻启,洁白的牙齿露出来,风情万种。 几天后,星月已经将表层部分的战意血球基本上全部收取了。

战意血球,供不应求。

这个时候,她的目光,瞄准了战魂池深处。 “月儿,一旦进入深处,必定会与你的其他师兄们交手。

”方辰说道。

星月轻轻颔首,道:“辰哥,你无需多说,我知道怎么做。

”星月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冰冷之色。

十几年来,六位师兄一直在联合针对她,尤其是三师兄,垂涎自己的美色,甚至在师尊外出的时候,想要强行霸占自己。 种种耻辱,都铭记在心。

这一次,就在战魂池内,一并解决吧。

“下潜。 ”方辰在最前方,星月在其后方,青候在左侧,野蛮人垫后。 一行四人,下潜到了一万米的时候,遇到了五师兄与四师兄两人。

“小师妹。

”四师兄阴森一笑,五师兄更是直接:“小师妹,你来的正好,将你的战意血球交出来,然后让这三个碍眼的家伙自裁,我们便不再为难你,你看如何?”星月摇头。

原本还抱有一丝希望,但现在她的心很凉。 六大护法联手,将方辰三人包围在了中间。 他们的眼眸中,充满了讥讽之色。

“之前不是很嚣张吗?怎么现在焉了?”“小子,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方辰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分工明确,雷霆出手。 野蛮人挥动战锤,一锤砸在了其中一个护法的身上。 砰!这个护法的脑袋,一下子被砸开,血雾喷涌,凄惨的叫声传出。 与此同时,方辰一剑洞穿了另一个护法的头颅。

剩下的四个护法,被九尊陨灭傀儡包裹。

虽然在黑天血水中,陨灭傀儡的攻击力大打折扣,但对付这四个护法,还是绰绰有余的。

“怎么会这样?”四大护法,惊慌失措。

“愣着干嘛,杀了他们。

”五师兄大叫。 咻!一道剑光,横穿他的头颅。

“五师弟。

”四师兄大叫,满脸惊恐。

“你们,敢杀我师弟,师尊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一刻,四师兄也吓傻了,愣在了当场。 砰!陨灭傀儡联手,瞬间灭掉了两个护法,剩下的护法,被方辰一剑洞穿。 电光火石间,六大护法就全部死亡。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的四师兄直接木讷。 “不!”他机械般的摇着脑袋,被吓傻了。 “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野蛮人一锤将他轰杀,收取两人的战意血球,交给了星月。 血腥的场景,并没有让星月说些什么。 进来战魂池内,短短半天时间,就陨落了三位师兄。

“狗娘养的,在外边是有战王,不敢出手,来到战魂池内,还敢跟老子嚣张?”野蛮人一脚踹飞了四师兄的尸体,咒骂道。

“我们三人联手,怕是十八个护法加起来,都不是我们的对手吧?”青候咧嘴笑道。

他们杀了战王三位弟子,后者都没有动静。

这让的青候更加胆大了起来。

他可不相信,战魂池内发生的一切,战王看不到。

他没有行动,就是代表默认了。 “看来,嫂子在战王心中地位更高。

”青候暗自琢磨道。

继续下潜,越潜越深。

一路上倒是并没有碰到其他三位师兄,这让方辰很是诧异。

“难道战魂池底,别有洞天?”他们帮助星月,快速的吸收战意血球。 …………转眼间,过去了三个月。

这期间,星月吸收了足够多的战意血球,她身上的战意,更加强盛了。

乍看之下,有一种看到了圣战族族人的景象。 “战魂池内的战意血球,越来越少了,我们需要下潜到池底。 ”方辰道。

“终于可以下去看看了。

”青候道。

“那三个狗娘养的,老子的战锤早已饥渴难耐。

”野蛮人一如既往的暴脾气。 一行四人,下潜了十几天时间,才堪堪看到了池底。 池底之下,一片血红。 只不过,却不见一个战意血球。 “战意血球呢?怎么一个都不见?”野蛮人问道。

“定然是被那三个家伙给抢走了。

”青候道。

方辰环视四周,认真的检查过了每一寸水域,最后目光落在了一块礁石上。 他快速的游走到了礁石之前,仔细的观察起来。 “方兄,这块礁石有问题吗?”野蛮人走来问道:“还是说,这是至宝?”“你看出了什么?”方辰没有回答野蛮人的话,转头看向青候问道。 后者说道:“这块礁石,运用了傀儡手段。

”“以我多年的经验判断,这块礁石,应该是某一尊傀儡的脑袋。 ”“什么?傀儡的脑袋?”野蛮人大惊失色。

“傀儡的脑袋掉在这里,那么傀儡必然就在附近,找到傀儡,也许就能够找到那三个家伙了。 ”青候道。 …………黑石牢狱,九天云层中。 五道人影相继出现,他们互相对视,身上散发着狂暴的力量。

“哈哈哈,我们五个有很长时间没有相聚了吧?”满脸胡渣的老者笑道。 “岁月无情,我们都老了。

”“清王,前一段时间你不是准备冲击了吗?怎么样?成功了吗?”清王闻言,苦笑一声道:“古神之境,哪有那么容易冲击?再说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黑石牢狱的情况。

”在黑石牢狱中,永远不可能踏入古神之境。 五大王者都知道,但却没有办法。 “战王,你可是豁出去了。 ”满脸胡渣的老者看向深情有些落寞的战王,说道:“为了这一次的机会,你连自己的弟子都能够放弃。 ”战王叹息一声,轻轻摇头。 “当初收他们为弟子的时候,我就说过。

修行需要靠他们自己,这一次的战魂池,就是对他们的考验,谁能够从里边走出来,便能够接受我之衣钵。 ”战王道。

“看来,你已经做好了最后一拼的准备了,连衣钵传人都找好了。

”“哼,那又如何?你的锋芒早已被岁月磨平,你已经失去了强者之心。 ”清王冷冷道。 标签错误,缺少{$内容}。

上一篇:唯有扎实学习方能体悟思想理论的魅力 感情纠纷律师事务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