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游原 诗意 赏析 朗读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作者简介]李商隐(约813~约858),唐代诗人。 字义山,号玉溪生,又号樊南子。 原籍怀州河内(今河南沁阳),祖辈迁荥阳(今属河南)。

初学古文。 受牛党令狐楚赏识,入其幕府,并从学骈文。

开成二年(837),以令狐之力中进士。

次年入属李党的泾原节度使王茂元幕府,王爱其才,以女妻之。

因此受牛党排挤,辗转于各藩镇幕府,终身不得志。 李商隐诗现存约600首。

其中政治诗感慨讽谕,颇有深度和广度。

直接触及时政的诗很多,尤其是《行次西郊作一百韵》,从农村残破、民不聊生的景象,追溯唐朝200年的治乱盛衰,风格接近杜诗。 《安定城楼》和哭刘著诗四首则体现了其政治抱负和愤慨。

其咏史诗托古讽今,成就很大。

这类诗往往讥刺前朝或本朝君王的荒淫误国,也有的则借咏史寄托自己怀才不遇的感慨。

这类诗多用律绝,截取历史上特定场景加以铺染,具有以小见大、词微意深的艺术效果。

名作如《隋宫二首》、《南朝》。 他的抒情诗感情深挚细腻,感伤气息很浓,如“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登乐游原》)。 李诗抒情,较少直抒胸臆,而特别致力于婉曲见意,其诗往往寄兴深微,余味无穷。

但刻意求曲有时也带来晦涩难懂的弊病。

他的咏物诗体物工切,摹写入微,能以典型特征的刻画和环境气氛的渲染,表达事物的内在神韵,寄寓作者的情怀。

无题诗是李商隐的独创。 它们大多以男女爱情相思为题材,情思宛转沉挚,辞藻典雅精丽。

如“昨夜星辰昨夜风”、“相见时难别亦难”二首。 也有的托喻友朋交往和身世感慨,如“待得郎来月已低”和“何处哀筝随急管”二首。

还有一些诗寄兴难明。

此外,有少数艳情篇什,轻薄浮艳。

这些诗并非作于一时一地,亦无统一思想贯穿。

多属于诗中之意不便明言或意绪复杂无法明言的情况,因而统名为“无题”。 由于它们比较隐晦曲折,千百年来解说纷纭。

李商隐诗歌的基本风格是情深词婉,能于丽中时带沉郁,流美中不失厚重,对后世的诗坛和词坛影响很深。 其诗继承面较广。

其七律成就最高,继承了杜甫精严顿挫的特点,又融合了齐梁诗的艳和六朝民歌的清丽,以及李贺诗的幻想象征手法;其词旨隐晦的作风受阮籍影响;一些长篇古风如《韩碑》接近韩愈的歌行;一些抒情写景小诗淡语天成,绰约多姿,不失盛唐绝句风味。

李商隐是晚唐骈文的代表作家。 其骈文属对工整,用事精切,疏密相间,气韵自然。

名作《奠相国令狐公文》、《重祭外舅司徒公文》、《上河东公启》,情真意切,委婉动人。

但其骈文多官场应酬文字,内容较贫乏。 其散文现存较少。 此外,还有一些意在讽世的杂文体短赋。 有《李义山诗集》、《樊南文集》和《樊南文集补编》。 事迹见新、旧《唐书》本传,《唐才子传》,近人张采田《玉溪生年谱会笺》及岑仲勉专文《〈玉溪生年谱会笺〉平质》。 [注释]乐游原:在长安城南。

汉宣帝立乐游庙,又名乐游苑、乐游原。

在长安城南,地势甚高,四望宽敞。 汉宣帝时曾在此建立乐游苑。 唐代是游览胜地。

向晚:傍晚。

不适:不高兴,不悦,不快。

古原:即乐游原,是当时长安郊区。

[译诗]傍晚十分我心情不太好,  独自驱车登上了乐游原。

  这夕阳晚景的确十分美好,  但遗憾的是已经临近黄昏。 [赏析]玉谿诗人,另有一首七言绝句,写道是:“万树鸣蝉隔断虹,乐游原上有西风,羲和自趁虞泉〔渊〕宿,不放斜阳更向东!”那也是登上古原,触景萦怀,抒写情志之作。 看来,乐游原是他素所深喜、不时来赏之地。

这一天的傍晚,不知由于何故,玉谿意绪不佳,难以排遣,他就又决意游观消散,命驾驱车,前往乐游原而去。   乐游原之名,我们并不陌生,原因之一是有一篇千古绝唱《忆秦娥》深深印在我们的“诗的摄相”宝库中,那就是:“……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 —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玉谿恰恰也说是“乐游原上有西风”。

何其若笙磬之同音也!那乐游原,创建于汉宣帝时,本是一处庙苑,—应称“乐游苑”才是,只因地势轩敞,人们遂以“原”呼之了。

此苑地处长安的东南方,一登古原,全城在览。

  自古诗人词客,善感多思,而每当登高望远,送目临风,更易引动无穷的思绪:家国之悲,身世之感,古今之情,人天之思,往往错综交织,所怅万千,殆难名状。 陈子昂一经登上幽州古台,便发出了“念天地之悠悠”的感叹,恐怕是最有代表性的例子了。 如若罗列,那真是如同陆士衡所说“若中原之有菽”了吧。 至于玉谿,又何莫不然。

可是,这次他驱车登古原,却不是为了去寻求感慨,而是为了排遣他此际的“向晚意不适”的情怀。

知此前提,则可知“夕阳”两句乃是他出游而得到的满足,至少是一种慰藉—这就和历来的纵目感怀之作是有所不同的了。 所以他接着说的是:你看,这无边无际、灿烂辉煌、把大地照耀得如同黄金世界的斜阳,才是真的伟大的美,而这种美,是以将近黄昏这一时刻尤为令人惊叹和陶醉!  我想不出哪一首诗也有此境界。

或者,东坡的“闲庭曲槛皆拘窘,一看郊原浩荡春!”庶乎有神似之处吧?可惜,玉谿此诗却久被前人误解,他们把“只是”解成了后世的“只不过”、“但是”之义,以为玉谿是感伤哀叹,好景无多,是一种“没落消极的心境的反映”,云云。

殊不知,古代“只是”,原无此义,它本来写作“祗是”,意即“止是”、“仅是”,因而乃有“就是”、“正是”之意了。

别家之例,且置不举,单是玉谿自己,就有好例,他在《锦瑟》篇中写道:“此情可待(义即何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其意正谓:就是(正是)在那当时之下,已然是怅惘难名了。

有将这个“只是当时”解为“即使是在当时”的,此乃成为假设语词了,而“只是”是从无此义的,恐难相混。

  细味“万树鸣蝉隔断虹”,既有断虹见于碧树鸣蝉之外,则当是雨霁新晴的景色。 玉谿固曾有言曰:“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

”大约此二语乃玉谿一生心境之写照,故屡于登高怀远之际,情见乎词。

那另一次在乐游原上感而赋诗,指羲和日御而表达了感逝波,惜景光,绿鬓不居,朱颜难再之情—这正是诗人的一腔热爱生活、执着人间、坚持理想而心光不灭的一种深情苦志。 若将这种情怀意绪,只简单地理解为是他一味嗟老伤穷、残光末路的作品,未知其果能获玉谿之诗心句意乎。

毫厘易失,而赏析难公,事所常有,焉敢固必。 愿共探讨,以期近是。

(周汝昌)。

上一篇:关雎 诗意 赏析 朗读

下一篇:泊秦淮 诗意 赏析 朗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