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的龙珠(长篇军旅玄幻小说 天涯文学已更新完结)

  无论是战场上的生死之交,还是和平年代的军旅生涯,两家人的命运,总有断不开的交织。

仿佛冥冥之中,有一个不解的缘将他们连在一起,直到一个偶然,那颗祖传龙珠的奥秘露出一线,顿时,似启动了命运之轮,引领着他们穿越时空、走过大漠疆场的惊心动魄和宫廷深处最虐心的爱情纠葛。 然而,龙珠并没有揭示等待着他们的将会是什么……  第一卷从军行  这是一串正宗南珠,有了年头了,颗颗上等,珠圆玉润,小一点的叫做美人泪,这个最大颗的状如雀卵,一只手掌刚好握满,叫做星河白。 其他珍珠都是蚌中所取,这颗大珍珠却是取自巨龙之口,每当巨龙沉睡之时,黑珍珠就被含在龙齿之间,守卫巨龙,同时也散发出诱人的光泽。 人人都想得到龙齿间的龙珠,但是一旦触碰它,巨龙就会醒来,它被称为巨龙的第三只眼睛。 谁想要得到它,谁就要先征服巨龙。

龙的庞大和神力让人畏惧,所以,能征服巨龙之人一定要有超凡智慧和勇敢,那样的人,才配得上黑珍珠。

  明宪宗末年一位姓林的采珠勇士和巨龙搏斗后所获,本是黑色,出水后,见了阳光,接触人气后,吸纳到人间烟火气和真善美,就变成了白色,光彩夺目,内藏星汉之光,灿若星河。

白珍珠变为黑珍珠,虚空之门开启,只有穿梭到五百六十年前,了却前世未完的一段情缘和纷争。   一、月隐星沉清风起  天边,两排像是大狼毫奋力挥就的云彩之间,曙光乍现,仿佛忍者神龟扎着头巾面具的怪脸。 一番悠长如诉的军号声过,炮兵A旅营区如同解开了封印,激活了一阵阵此起彼伏的口号声。   卜业伟旅长和尚文政委按惯例在营区散步,向一个个方阵展示他们牢不可破的友谊,从他们身边经过的连队总是刻意提高了嗓门高吼,希望能在首长面前展示一下连队的精神面貌。

就在两人或满意或不满地看着部队时,两部手机不约而同地响了,他们接了电话后都露出了错愕的表情,仿佛吞了一条整鱼的鸬鹚,梗长了脖子,眼睛也瞪得溜圆。

卜旅长的电话是参谋长丁冠球打来的,尚政委的电话是政治部主任赵开山打来的,他们报告了一个相同的消息:政治部新闻干事陆博瑜像疯狗一样咬了军务科长朱伊,朱伊现在卫生队打狂犬疫苗去了,陆博瑜则被保卫科长秦立军和干部科长江诚两人看着,两人请示旅长政委怎么办?但建议旅党委一定要严肃处理这件事。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这人疯了。

尚政委惊诧道。   卜旅长愤然吼道,把他关起来,送回122去(军区精神病医院)!  我们去看看。

两人踩着早春飘落的樟树叶子,向着事发地点政治部值班室走去。   旅长、政委赶到机关楼前,机关干部正在队列训练,平静的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只是每个人的眼睛余光都跟随着旅长政委。 江巍飞迎上前报告,旅长政委一面点头,一面跟着进了机关楼。

  机关楼一楼为保障部,二楼为政治部,三楼是常委办公室,四楼为司令部。 旅长政委在一楼大厅就听到赵开山的大嗓门训斥声。

  推开门,赵开山见旅长政委来了,忙上前打招呼,并说:二位首长,是我管教不力,这家伙太不像话了。

  旅长政委看着主任手指向的那个穿着荒漠迷彩服的少校,只见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目光呆滞看着地面,两手插在胸前,一条腿还不停地抖动着。   旅长厉声说:哼,陆博瑜,我看你是道德败坏、死不悔改,为什么要咬人?  陆博瑜低声回答:他先抢我东西。   政委也说:你属狗的啊?你还是不是一名党员干部?  陆博瑜依旧低沉地说:他先抢我东西。   赵开山吼道:抢东西你就咬人啊,你还讲不讲理?不要逼我对你动用组织力量!  旅长政委问到底怎么回事?  赵开山看了一眼秦立军,秦立军说早上军务科长到值班室检查,刚好陆博瑜上厕所去了,朱科长在他的抽屉里搜到了一串珍珠挂饰,朱伊认为条令条例规定军人不能佩戴挂饰,说这是违反军容风纪的违禁物品,便没收了。 出门时刚好碰到了陆干事,陆干事让他把挂饰还给他,朱科长不肯,陆干事就上前抢夺,两人扭打起来。 朱科长原先也就是想给他一个教训,让他遵守规定,注意军人形象,等陆干事认识了自身存在的错误,回头再把挂饰还给他,没想到陆干事太狠了,为了一串挂饰竟全然不顾战友之情,咬了朱科长的手。   旅长问:陆博瑜,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陆博瑜嬉皮笑脸地说:一来他哪个眼睛看我佩戴挂饰了,既然我没有佩戴挂饰,就不能算是违反军容风纪;二来他进屋不打招呼,就拿我的珍珠挂饰,这种行为属于入室行窃,他作为军务科长这是知法犯法;三来我只是想拿回我的东西,并没想要咬他。

他拿着我的珍珠挂饰推搡我,我掰不开他的手,我怕珍珠挂坠被他捏坏才咬了他。

我只想声明一点,谁要是敢抢我的珍珠挂坠,我就和他拼命。

陆博瑜顿了顿,一番眼皮道,所以说,他活该。

  你嚣张什么?咬了人还讲出这么一大套理论来。

赵开山吼道,跳水跳到夜壶里,还以为在游海?  陆博瑜说:报告首长,我们都在旅里,不在夜壶里。 两个科长急忙上前扯陆博瑜衣袖:你就少说两句吧。   政委看着陆博瑜攥紧的一只手,问:那是什么东西,值得你这么拼命?  快给政委看看。 两位科长在一旁提醒。   陆博瑜伸出拳头,翻过来慢慢摊开,只见掌心中是一条美人鱼造型的金项链,美人鱼的鱼尾夸张地卷起来,中间包裹着一粒雀卵大小的黑珠,又大又圆又亮。

陆博瑜只给政委看了一眼,瞬即又握手成拳,收了回去。

虽是惊鸿一瞥,围观的几位领导差点惊呼出声,他们从未见过这么大的珍珠,如果是真的,价值不菲是一定的。   这是什么,是珍珠吗?政委问。

你怎么会有这个?  是的,我妈给我的。 陆博瑜淡定地说。   那个女人是什么,是圣母玛利亚,难道你信什么教?如果是这样,你就是严重违反条令条例。 赵开山说,军人不能戴饰品,更不能迷信。

  旅长道:反了你了,把他给我捆起来,把珠子给我夺过来。 一群人蜂拥而上,陆博瑜大叫道:别动这珠子,你们受伤可别赖我。

  陆博瑜紧紧攥着拳头,两手交叉放在怀中,弓着身体,谁靠近就把谁甩开,同时露出一口白牙,一副要咬人的样子。

他大喊着:我没有信教,这是我妈给我的遗物,你们凭什么抢我东西。 众人不敢抢来,生怕被咬,纷纷后退。

  都给我住手,这时有人喝了一声。

上一篇:坐月子中心有什么好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