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1940是最近很是热门的一本优质小说,主角是马迁安,张小花,文章内容描述的很是细腻生动,文章内容讲述了他娘的,晦气。

马迁安暗骂了一声,“不是跑崴子,是在那拼缝,拼缝你懂吧?胆子大的把货从老毛子那偷着弄过来,俺们老板就是买点货,不犯法吧?你他娘的别听风就是雨,瞎咧咧让人知道,俺跟你没完。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张大娘就把仅存的一点白面烙了几张大饼,又把几十个苞米面大饼子和两个瓶装酒还有点盐巴一起塞入一条口袋里,直到再也装不下才停手,密密匝匝的足有二十斤。 大娘一边干着活,一边悄悄抹眼泪。

马迁安也早就来了,在旁边默默的看着,低着头沉默不语。 张小花在灶坑前烧着火,偶尔扭头看一下马迁安,满是不安。 “楞子哥,你干的是大事,俺不拦着你,你可得囫囵个的回来啊,可惜俺是个女的,要不然,俺就跟你走。

”张富贵在里屋抽烟,听到张小花的话语,重重地咳嗽了一声,“赫-吐,小花,说啥呢?别扯你楞子哥后腿。 ”大家重新沉闷起来。 早饭后,马迁安告别了依依不舍的张大娘和张小花,跟随张富贵向村口走去。

保安村晚上宵禁,任谁也不让出去,早晨八点来钟才开寨子门。 警察李自强打着哈欠刚打开寨门,就见马迁安和张富贵向寨门走来。 他看见马迁安还背了一个包袱。

“吆,老张头,哪去?”李自强照例询问一下。

张富贵上前两步,递上一颗自制的旱烟卷,陪笑着说道:“嘿嘿,我不走,来送送大楞子。

”李自强摆摆手,不接那颗旱烟,“啥老破玩意儿,埋汰我呢?我不受贿。 ”说的无比正经,可眼睛却瞄上了马迁安背的包袱。 “大楞子,你跑崴子都回来一个多月了,咋看不见你孝敬孝敬我呢?挣钱娶媳妇啊,不懂事儿呢你,孝敬孝敬我,我给你看着你媳妇,要不然让别人拐跑了咋办?”“俺孝敬你娘个头,俺孝敬。 ”马迁安骂骂咧咧,上前打了李自强一个爆栗。

昨晚,听大娘唠嗑,马迁安知道了这个李自强是自己小时候玩伴,长大了处的还可以,平时两人就互相臭来臭去的,也就不怕他。 “俺崩了你。

”李自强祥装大怒,作势要回屋拿枪。 “俺让你崩,俺让你崩。 ”马迁安一个熊抱,把李自强摔倒在地。 李自强哎呦哎呦直叫唤,赖在地上不起来,“伤了,伤了,赔我汤药费。

”马迁安蹲下来,摸出五角纸币,晃了一下,“别装了,这五角钱给你买点酒擦擦,俺回来病了半个多月你都不来看俺,还他娘的兄弟呢。

”李自强一把抢过纸币,滋溜一下站起来,“够哥们,你脑子让驴踢了,我过年时候还去你家了呢,你跟你媳妇不知道哪鬼混去了,没找到你。 ”马迁安尴尬地看了一下张富贵。

张富贵笑了一下赶紧打圆场,“得了,得了,大哥别说二哥,一个鸟德行。

”“你干啥去?还跑崴子?开通行证了吗?”李自强问。

“开了,娘的保长挺黑的,要了俺一块钱,谁他娘的告诉你俺跑崴子?杀头的事儿俺不干。 ”马迁安一瞪眼。

自从33年开始,日本人占领绥芬河之后,大规模的跑崴子活动基本消失,但还是有零星的活动,冒的风险极大,利润很高。 “还瞒哥哥?村里老驴子去年在绥芬河都看见你了,还骗我?去年挣了多少,告诉哥一下,要是好挣,我也不干这破差事了,咱俩一起跑崴子咋样?”他娘的,晦气。

马迁安暗骂了一声,“不是跑崴子,是在那拼缝,拼缝你懂吧?胆子大的把货从老毛子那偷着弄过来,俺们老板就是买点货,不犯法吧?你他娘的别听风就是雨,瞎咧咧让人知道,俺跟你没完。

”“得,得,我就是一说,看把你吓得。 ”李自强不屑地说“虽说是拼缝,俺老板挣得也不少,不过你可干不了,你知道俺们老板啥人?”“啥人?还不是一个鼻子俩眼睛,看把你能的?”马迁安压低嗓音,“告诉你啊,别乱说,俺们老板后台可是开拓团的大人物,你敢瞎说,俺们老板弄死你就像弄死一只蚂蚁,听到没?”“行行,德行,谁稀罕说,你咋知道我干不了?”李自强不服气,“你能干,我咋不能干?”“熊样,你敢杀人吗?俺们干那个的哪个不是刀尖上讨生活,你去,叫人吃的渣都不剩,还咋?”马迁安一撇嘴,吓唬李自强。

“杀人,谁不敢似地,前几天我还参加围剿红胡子了呢,那冰天雪地的,老累了。

”“你打死人了吗?”马迁安眉毛一跳。 “跑的像兔子一样,撵都撵不上,打个屁啊。 ”李自强泄气了。

“那个大个子匪头,就这么跑。

”李自强把双臂高高地摆在头顶挥动着,“那叫一个快,一转眼就把我们落下了,不过,我可听说了,大东沟那打死两个,听说是杨靖宇的警卫员,出来找粮的,还带着杨靖宇的章呢,你小心点,别碰上。 ”李自强也不算太坏,关心了一下马迁安。

张富贵听了,微微眯了眯眼眼瞄了一下马迁安,转头看了看天,说道:“别打屁了,赶快到县里找你那帮伙计吧。

”马迁安打着哈哈跟李自强道别,张富贵跟了出来。 两人默默走了一会,张富贵道:“楞子,你不是见过杨靖宇吧?”马迁安站住,转脸看住张富贵,“大爷,您问了俺也不说,您自己个猜的,不算数。 ”张富贵被顶的一愣怔,伸手打了马迁安一撇子,骂道“小兔崽子,你一撅屁股,老子就知道你拉什么屎,还跟老子玩里根棱儿,要是干不下去了,麻溜的滚回来,老子带你上关里躲躲,听到没?”马迁安知道,这老头是真关心他,不禁眼眶有点湿润。

张富贵见了也有些黯然,“提着脑袋的活计,别那么玩命,咳,你看我这说的啥呀,你有种,老子要是再年轻点,也想干上一票,RB人真他妈的不是东西,好了,就到这里吧,保重!”老头紧紧拥抱了一下马迁安,然后放开他,背过身去挥挥手,“去吧,别给你爹和我丢人,还有,别忘了小花。 ”马迁安目送着张富贵有些蹒跚的身影,咬了咬嘴唇,一跺脚转身大步向前走去。 此一去,山高路远;此一去,冰天雪地;此一去,深陷敌围;此一去,枪林弹雨;此一去,抛头颅,洒热血,勇往直前不回还。

马迁安义无反顾,热血沸腾。

上一篇:重口味!这是2019年我看的尺度最大的剧(多图)

下一篇:重回1940马迁安,张小花全文章节目录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