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样丢失了我的热情

  找了一个社区的工作,半公益性质,明天去面试,要求带着学历材料复印件。 于是,今天去复印的时候忽然的想到,估计我是唯一一个拿着硕士证书去求这样职位的人吧,要是人家问我为什么,我该怎么回答呢?  因为我累了,厌倦了公司里面的勾心斗角,需要点烟火气,宁可来调节家长里短。

我的热情绝非一件事两件事突然发生而消失不见,而是一件件日积月累的小事,终于,最后一跟稻草压倒了骆驼。

  今天讲S总的故事。

  在公司,M总一枝独大之外,理论上说权力的第二梯队应该是我,N总,S总,搅屎棍A,还有老板的公子小E同学。

但级别归级别,实权归实权,不要以为是某某总就一定是个大人物,有时候,S总就什么都不是。

  蛮横自以为是的人太多了,S总成了一个另类,阴柔的不像个男人。

说话声音没人家大也就罢了,做事是出了名的拖拉,发生问题是一万个推脱,撇不干净自己也能拉个垫背的那种。

我在公司收到的第一个投诉就来自S总。

  当然那时候我和M总还在蜜月期,所谓蜜月,就是她希望着我干出成绩,我误以为她就是表面上那么公正。

一次谈完工作之后,M总暗示我要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和态度,怕我拎不清索性明示,我对S总态度不够好,伤了他的面子。

我当然答应会注意,会和S总打招呼。

然后自己思忖了一下,终于了然了。

  某次开例会前,我当着众人的面催要S总的报表了,并且下意识的数落了他总是拖拉。

其实,吵起来的时候其他同事,特别是A,以及A的死忠B唇枪舌剑的针对S总,那话说的比我说的难听多了,可S总怒在心却不会去投诉,但他去M总那里投诉我,无非是两个原因:我S总再不济,人人可欺负也不能让我一个新来的就欺负,规矩要做好;第二就是,柿子拣软的捏,明显我不是AB那类人,不走泼妇骂街路线,拜高踩低人之常情。   想明白了反而觉得没什么大不了,某次找S总签字的时候顺带道歉了一把,面子给足他,我也没损失,认清了一个人也不坏。

  但S总远没有这么简单。 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们无数次的站在了统一战线,没有其他原因,只是因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

AB一伙,M总偏着她们,那我只能和S一伙了,没有其他选择。 因为,今天你看着跟你貌似不相关的S被A压着打,等他被打死了,以后A来打你的时候,就没有人能帮你了。

  S总是唯一的一个签字不算数但又不得不签字的人。 比如说吧,下属报销,他作为上司要签字,他不签字就没法报,但他签了字也不代表一定可以报。

因为从M总开始就一直认定他对数字是没有概念的,难听点的说他是闭着眼睛签字的人。

  所以说大家都是总监,看起来一个级别,但实际上签字的价值截然不同。

只要我不签字,除非是M总的特批,否则前面任何总监签过的字都没有意义。 A气急败坏时说财务朝南坐,我曾经解释过我们照章办事不针对任何人,等我不耐烦的时候回她,我就朝南坐了,你能怎样?A反而无语。

  S总在公司经历了很多起落,我能看到的最严重的一起是差点滚蛋。

连着几个大错和不作为,M总授意下我招聘了小S经理,虽然没给总监的抬头,但和S总一个级别,并且分走他一半的工作,同时向M总汇报。 M总也直说让两个S竞争上岗。   这个竞争持续了半年以S总的全面胜利收了个不漂亮的尾巴。

从蜜月期人人夸小S经理这个好那个好,到小S经理下面的人全面反戈,小S经理四面楚歌,从蜜月跌到谷底,经理降为主管,反过来向S总汇报,再到小S主管终于找到其他工作,怒而挂印而去,前后不过半年。

戏剧性的是最后从M总开始人人都希望小S主管赶紧走人,但S总反而舍不得了。   每个公司可能都有S总这样的人,你觉得他一无是处,但是人家再磕磕碰碰也还是活的很滋润,你觉得他挺不过去的坎,他轻松的翻越了。

所以我们得相信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长处,也许你看不到,但不代表不存在。 S总身上的阴柔和能屈能伸是我见过的顶配,虽然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学不来,但也还是能欣赏的,即使,这些是所谓的暗黑技能。

  临别的时候,唯一我能察觉出的感慨或者就是S和Z。 和Z那是私交,朋友走了总归有点感慨,但S那里,这种情绪就太复杂了,有羡慕我自我选择的勇气,也有对自己的感慨。

对了,忘记说,S总和我是公司里学历最高的两个人,现在他成了唯一的硕士了。

上一篇:洛阳UG培训洛阳数控车床培训洛阳加工中心培训

下一篇:没有了